劉章他們坐飛機從牧靡城附近出發,徐繒就跟他們說要去以前生活的地方看看。


    隻知道家鄉的大致位置,等到了草原,帶著他們尋找了一會。


    來到了徐繒和族人曾經生活的地方,還是能找到地麵鑿痕。


    還有燒過的灰炭,附近的小河已經幹涸了。


    這裏已經沒有匈奴人生活了,大部分匈奴被迫遷徙到漠北。


    他們在漠南草原待了三天左右,是該跟當地漢軍將領交接指揮權的時候了。


    在軍營中見到了前將軍趙充國,還有一個熟人。


    此人正是公孫敬聲,這次他不負責管理軍需物資了。


    公孫敬聲看到劉章帶著幾個女人過來了,像是見了仇人似的很不高興。


    “趙將軍,我是奉陛下之命率軍征伐匈奴,這是虎符和詔書。”


    “紅侯來得這麽快,聽說你在滇國那邊作戰很順利。”趙充國知道滇國那邊的消息。


    “多虧諸位將士全力合作,才順利拿下各城池。我坐熱氣球快速趕過來,在入冬之前,到達匈奴王庭。”


    公孫敬聲不知道劉章什麽時候出發的,用了多久才到這裏?


    “公孫敬聲,你也在這裏,還是擔任管理軍需物資的官職?”


    “哼!你就別在我麵前嘲諷了,你身邊帶著四個女人,是打算送給匈奴的。”


    公孫敬聲反嘲諷劉章,看他身邊帶著是個年輕漂亮的女子。


    這事得稟報皇上,打仗還帶女人在身邊。


    帶著女人隻會影響到作戰計劃,覺得劉章行為夠大膽。


    很多將領出征很少帶女人在身邊,公孫敬聲認識其中兩個。


    另外兩個,應該是在夜郎國和滇國抓住的俘虜。


    “我帶她們在身邊,一點都不會影響打仗,你可以向陛下稟報。”


    劉徹知道劉章身邊跟著幾個女人,也沒有責怪他。


    能夠理解長時間作戰的辛苦,有幾個女人陪伴在身邊,解決一下孤單寂寞。


    “這點小事不必向陛下告知,你也可以帶女人在身邊,紅侯不會說你什麽的。”


    趙充國認為這不過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不必斤斤計較。


    他打仗的時候也帶幾個女人在身邊,不也沒事。


    “我知道你們之間鬧過不愉快,我希望你們能夠盡心盡力合作,完成陛下交給的任務。”


    聽說公孫敬聲因為擔任軍需校尉失職,被劉章用軍規懲罰了一頓。


    他懷恨在心,一直想抓住劉璋的把柄,狠狠地報複迴來。


    如果為了這點小事,去報複對方,那會被軍中將士瞧不起。


    “虎符和詔書沒問題,我可以放心把指揮權交給你,祝你們勝利凱旋。”


    趙充國會在這裏等他們迴來,他的任務就是防止漠南草原的一部分匈奴作亂。


    這兩年還好一點,根據最新情報。


    漠北匈奴跟漠南草原匈奴暗中聯絡,尋找時機前後夾擊漢軍。


    “趙將軍,你可以跟我說說關於匈奴的一些情況嗎?”


    劉章想了解最新情況,也好製定新的作戰計劃。


    “在漠南草原有一部分匈奴開始不安分,他們跟漠北匈奴多次暗中聯係。”


    趙充國把詳細的情況跟他們說了,那些匈奴暫時被漢軍監視著。


    目前還能夠讓他們老實點,若是漠北匈奴受到沉重打擊。


    漠南匈奴就更老實了,這就看劉章的能力了。


    聽完趙充國所說,覺得匈奴挺頑強的。


    當年漠北一戰,匈奴損失慘重。


    這才過去五年時間,就有實力跟漢朝再次較量。


    這些年,漢朝跟南方各國交戰,對匈奴的打擊力度有所減弱。


    “匈奴果然很頑強,倒要看看他們能夠在我所率領的大軍麵前能夠堅持多久?”


    匈奴多次在他手中吃了虧,這次依舊如此。


    率領五萬漢軍前往漠北,擁有獨立指揮作戰的權利。


    沒有人從旁牽製,打起仗來也是得心應手。


    不像當年漠北之戰,劉章隻負責打輔助。


    很大一部分功勞被那些打主戰的得了去,打輔助的要承擔很大風險。


    五年過去了,漢朝一些名將先後離世。


    有的降臨能力有限,有的年紀太大了。


    如今劉章能夠獨當一麵,這幾年讓他率軍出征。


    每次都能大獲全勝,前段時間劉徹派人送詔書給劉章。


    要求劉章殺了伊稚斜,最好把他的首級送到長安。


    或許隻有劉章能做到,朝中大臣大多讚同。


    有些跟劉章有仇的達官顯貴,希望他死在漠北。


    “我明天就率軍出發,不知趙將軍可準備好大軍所需物資。”


    出發前要仔細檢查,以確保軍用物資優質,而且能夠長時間供應。


    趁現在天還不冷,盡快到達漠北。


    軍用物資還要檢查一下,這是出征前的習慣。


    “你還真是夠謹慎的,是擔心軍中物資有問題。之前是我疏忽,一些軍用物資被人偷換了。”


    公孫敬聲當然不會承認是自己貪了,把責任推到別人身上。


    他隻承擔失職之責,再說誰沒有犯錯的時候。


    “不管你們以前鬧過什麽不愉快,接下來要全力合作,完成陛下交給的任務。”


    趙充國真的擔心,公孫敬聲暗中算計劉章。


    能否戰勝匈奴,公孫敬聲或許不關心,報仇才能解心頭之恨。


    “公孫敬聲,我之前處罰你,一切符合軍規。你若是找我報仇,要考慮所付出的代價。”


    劉章不想跟公孫敬聲一起參與軍事行動,見到他就煩。


    肯定是公孫賀在劉徹麵前提議,讓他兒子來立軍功。


    讓兩人一起參加軍事行動,難道就不怕任務失敗。


    “軍需物資沒問題,每隔三天清點一次,昨天正好清點過。”


    趙充國這麽說,就是為了讓劉章放心。


    他可不會像某些人,借此機會把軍中的物資以次充好。


    然後賣出去,這種行為是很無恥的。


    這麽做會害了很多人,將來必然不得善報。


    “趙將軍的話,我相信。”


    趙充國的人品還是很可靠的,又看了看公孫敬聲。


    “你看我幹嘛?我這次可沒有失職,陛下任命我為先鋒將軍。”


    公孫敬聲很不喜歡劉璋這樣的眼神,就好像軍中一些不好的事都跟他有關。


    “我先去休息了,沒有重要的事,請勿打擾。”


    他帶著四女離開了,今天應該沒有什麽重要的事。


    所有將士住的是防水防風的帳篷,趙充國讓人帶他們去休息。


    “明天你要跟他一起去出征,希望你能夠放下個人恩怨。完成陛下安排的任務,你們之間並沒有深仇大恨。”


    趙充國最後一次叮囑他,不要因個人恩怨而誤大事。


    “我沒那麽心胸狹隘,他要是不針對我就好了。”


    公孫敬聲能分得清事情的輕重,這次來主要為了立軍功。


    跟劉章之間的恩怨以後再算,既不能讓皇帝失望,也不能讓父親失望。


    吸取了上次的教訓,做事更加謹慎了。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漢威四海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繁體小說網隻為原作者逍遙狸貓神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逍遙狸貓神並收藏漢威四海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