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已經注定成為時代的主旋律。


    而東國的救援艦隊,也從一開始的防衛任務,轉換成了搜救和撤離。


    為了效率,很自然的開始沿海巡遊,由於本區域已經碎成了“群島”,船艦分散起來效果會高很多。


    如果是沿海的城市,可以更方便的得到救援,而如果通過無線電、衛星電話發出了求援的話,得到了消息的船艦就在考慮現實情況之後,確定是否派出走入內陸的救援隊。


    實際上,比較勇敢和睿智的災民,也開始主動靠近西方的海岸了.風險很大是肯定的,但總比等候不太可能來的援軍來的有希望。


    如果不是很有價值的目標,或者大量的難民,的確沒有必要冒著高危險強襲數百公裏。


    在這個營救過程之中,東國的艦隊也不可避免的遭受了損失,但總體還是能夠接受的,尤其是很多報告已經表示已經實質上拿到了神器和規則級以上的櫻王國戰力。


    當洪水上升的時候,總是個子最高的活的最久,那些精銳戰力往往還有櫻島特有的傳承,且不少都有自己的門派、嫡係、家族,稱得上是一份相當不錯的財產。


    第一艘難民船已經前往了北方,他們會將其送到了東國北部邊境,成為新區的建設主力和第一批居民。


    而路平安這邊,更是知曉在地廣人稀的東國西部,也開始在做類似的工作。


    顯然,東國高層和路平安的判斷是一致的,他們確定了這注定是一場長期戰爭,而沿海已經注定不安全。


    可能接下來,就是更大規模的沿海遷內陸了.那麽,不管是北部的新城、地下城,還是西部的開發,都是重要的戰略。


    路平安估計,搞不好西部那邊更加重要一點,畢竟那裏相對安全,也是東國最內陸的一部分。


    其實,當年抗戰的時候,差不多的事情也發生過,沿海的工業往內陸搬,而在對方一直快打到首都的時候,繼續遷移。


    “呃,這不是中部城市的機會嗎?古城應該會吃到這波福利吧。”別說,一想,還真有可能。


    已經是直轄市的古城發展空間相當不錯,由於路平安的“庭院分部”,那裏已經注定成為重要的戰略要地,守軍是拉滿的,加上其出色的造船、工業能力,注定成為中部重鎮。


    而工業是需要紮堆的,綜合各方的條件,古城應該會成為遷移計劃的重點目標。


    接下來,當國家進行了調度之後,沿海就會建立起堡壘防線在櫻島已經實質意義上失守的現在,沿海已經沒有平安的可能性了,即使無法形成沿海的“長城”,也要做出實質上的無人隔離區。


    但路平安又想起了,一旦東國收縮,好像又賣了其他隊友.


    “更糟糕的,是這隻是一個開始,北方的半島.”


    櫻島丟的太快了,連帶著周遭的國家恐怕都會遭殃。


    禮頓半島(韓)在這個時代其實比另外一個時間線更強沒有了花旗的牽製,南北兩國建立了一個名義上的聯盟,而沒有了經濟製裁的北禮頓,也稱得上一個強國。


    但他們再強,也不是櫻王國的對手.在櫻島已經陷落的現在,他們已經注定成為第一線,其陷落應該也隻是時間問題。


    最慘的,是他們半島全部沿海,就是遷居都不知道往那邊。


    或許,考慮向紅星借塊地,地廣人稀的西伯利亞需要更多人力去種土豆,或者櫻島人又可以遇到自己的老鄰居,彼此還能繼續相愛相殺


    “過於地獄,還是別想了吧。”


    偏偏,路平安的理智告訴他,這一切都是極其有可能發生的。


    但現在,還是先解決櫻島陷落的後續問題吧。


    船艦在忙碌,大部分情況都優先救援這也意味著如果遭遇大量敵軍或頂級戰力,東國船艦不會選擇硬碰硬,東國的頂端戰力也沒有必要在這裏拚命。


    而似乎,八爪等外域勢力那邊的高端戰力,也缺乏動力這算是路平安預料之中的,八爪就是君王控製下的軍閥頭子勢力們的集合,現在這些惡狼吃飽了,也完成了主人的任務,自然就不想動彈,更不想毫無意義的和人類高級戰力拚命。


    “你確定,這裏有草雉劍嗎?”


    “不確定但覺得有一個大家夥。”


    走在河流之上,路平安認真的進行感知,卻依舊一無所獲。


    這不是好消息,這意味著這一次麵對的對手相當強悍而且他們主動在高層次屏蔽了自己的行蹤,肯定是有特殊的原因的。


    “他們皇室,有消息嗎?”


    路平安盯上了草雉劍,既然來了,肯定要弄把名聲最大的迴去炫耀。


    而這玩意好像複製了很多把原件據說已經失蹤了,複製品隻有一部分能力,不是太強也方便路平安私藏,應該不會遇到太難對付的對手。


    對路平安來說,重要的其實是其中的特性和規則,稍微弱一點的“子劍”也完全能夠接受。


    而這草雉劍,據說就是本國的皇室報保管的。


    但昨天,負責接洽本地皇室的陸戰小隊也失聯了,他們在最後發出了求援信息。


    路平安親自過來了,他親自組織了搜尋。卻貌似依舊一無所獲。


    “.等下,我找到目標了。呃,好像晚了。”


    路平安沒有找到活人,卻找到了對應的“汙染物”,然後開始直接挖坑。


    在一個被掩埋的坑洞裏,路平安找到了帶有皇室標記的“車隊”.但其中卻隻有一些殘屍,死人都沒幾個完整的。


    “嘖。下手夠狠,有點慘。”


    對照了一下,路平安找到了大部分皇室人員和保鏢,而其中幾個地位比較高的,死像明顯特殊。


    他們的骨頭和腦袋都在,但腦後被挖出了一個大洞,腦漿和大腦都沒了僅僅隻是一眼,路平安就知道他們的“情報”大概已經被奪取了。


    一個相對古老的國度,還有誰會比皇室更了解那些古老者的秘密。


    而對方顯然不需要豬排飯和逼供的套餐,直接從大腦裏能挖出所有.似乎,這意味著傳承了相當歲月的島國皇室徹底終結。


    “全在這嗎.”


    “還有兩位.好吧,應該是一位。”


    名單之上,隻有一個名為“依子”的公主不在別誤會,這位公主已經五十多了,而且離了兩次婚,卻沒有孩子,民間名聲也相當差。


    “確定他們是一起逃的嗎?”


    “確定,那位長公主好像還和保鏢發生了衝突。”


    這就有點意思了,對方如果要情報的話,既然可以“食腦”,可沒有必須要留一個活人。


    “先讓我找到他們吧.”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我怎麽還活著?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繁體小說網隻為原作者柿子鯨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柿子鯨並收藏我怎麽還活著?最新章節